骨折愈后,楊麗萍再登舞臺

欄目:文化 ┊ 發布時間:2019-04-08 ┊ 人氣:

 楊麗萍幾時“退役”?在被問過無數次之后,人們漸漸習慣了這只“孔雀”的不老神話。甚至許多人已經忘記,2018年她已邁入六十歲的事實。然而,3個月前的一場意外,楊麗萍嚴重骨折,人們一度認為,這一次,她真的要“謝幕”了。但是,11月7日她竟又奇跡般地站了起來,登上惠州文化藝術中心的舞臺,翩躚起舞,依舊是全場最耀眼的焦點。演出結束之后,本報記者對楊麗萍進行了專訪,聽她講述生命與舞蹈的涅槃。11月23日至26日,楊麗萍將攜舞劇《孔雀之冬》來深連演5場。楊麗萍說:“當我跳舞的時候,一切都很美好,盡管我跳得不怎么樣。”


“腳傷之后跳《孔雀》跳到想哭”

印象中的楊麗萍永遠不知疲憊。她似乎永遠不會“退休”。跟她同齡的大多數平凡女性,或含飴弄孫或賦閑在家,打牌、看電視、遛公園。但她卻一直在舞臺上,燃燒著、燦爛著,如果不是刻意提醒,你很難注意到,2018年,她竟然已經六十歲了。六十歲,還活躍在舞臺上,放眼全世界的舞蹈圈,這都是一個奇跡。這一次,她傷了,傷得很嚴重,坐輪椅、夾拐杖,就當人們以為她真的要退休了的時候,她竟然又站起來登臺跳舞了。

“是。醫生都說,是一個奇跡!”她告訴記者,《孔雀之冬》的巡演是去年就定下來的,“除非退票。受傷發生在3個月前,排練《春之祭》的時候摔的。我一看,還好,有3個月時間,能跳。”當然,因為受傷,這一版舞劇《孔雀之冬》有很大調整。“最大的變化是我的角色。過去,我是滿場飛。現在動不了,只能固定在原地舞蹈。”楊麗萍說。《孔雀之冬》這部作品誕生于3年前,和3年前的版本相比,不僅舞蹈演員大換血,最重要的是,這一次受傷,帶給了楊麗萍更多的生命感悟,“跳著跳著就想哭。”

以“孔雀舞”聲名鵲起的楊麗萍,很多時候,會被人們看作是孔雀的化身。從少年到中年再到老年,不同的人生階段跳孔雀,盡管觀眾看著是一樣的“美美美”,但楊麗萍自己明白,孔雀雖然還是孔雀,人卻早已不再是少年。“20多歲的時候跳,那像是公主, 像一朵花在春天綻放。到40歲的時候,那就是一種回歸,是對生命本身的追尋。到現在,那就是垂死掙扎、涅槃重生。”

說到這一次受傷,楊麗萍直言,就是因為地太滑,自己不小心摔了。 “也是因為年紀大了,骨質疏松。說不老,那是假的,頭發也白了,眼睛也花了。腿腳因為天天練,還保持著。但這一傷,靈活度大打折扣。”而說起“退休”這個老生常談的話題,楊麗萍依然沒有給出明確答案。“新作品《十面埋伏》《春之祭》都是年輕人上,只是這個《孔雀之冬》目前我還跳。”

“跳舞無關吃飯而是一種精神”

舞蹈那么苦,跳了一輩子,不累嗎?

或許對普通人而言,舞蹈是挑戰身體的極限,是日復一日的枯燥練習,但是對楊麗萍來說,舞蹈就是她的一切。她說:“我不覺得辛苦。相反,當我跳舞的時候,我覺得一切都非常美好,盡管我跳得不怎么樣。”但是楊麗萍可是十萬里、甚至百萬里挑一。如何讓她舞團里那些拿工資吃飯的年輕人,不被演出“套路”,不油膩掉呢?對此,楊麗萍很自信,她說:“有方法。”她告訴記者,每年春節,她的家鄉都有迎送祖先的民俗,“那個時候要跳舞,但沒人會覺得枯燥。”

“其實年年都跳,跳得也差不多,但為什么就不會有人覺得煩呢?那是因為心懷敬畏。”楊麗萍說,“你要把跳舞當營生,自然會覺得辛苦。”她說,她常常跟團里的年輕舞者聊天,告訴他們,在舞臺上跳舞要有儀式感。“當年你走上舞臺,進入這個空間表演,其實是為了追尋某種精神,這不是一個生存需要。”楊麗萍說,“我們白族教育下一輩,除了講究言傳身教,更重要的是要傳遞某種精神,舞蹈是一件非常神圣的、精神的事情。”

對楊麗萍來說,舞蹈就是她的一切。她說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。“我的天賦就是跳舞。我跳舞的時候,不僅自己覺得美好,還能與別人溝通。因為跳舞,我獲得了現在的福報。”楊麗萍說。更重要的是,在她覺得人生艱難的時候,“舞蹈真的能夠化解我。”人的一生能做的事情極其有限,“既然有這個天賦,就不要浪費它。”而舞蹈創作對她來說,又是另一個層次的喜悅。“創作的過程,就像是孕育一個孩子,讓它生出頭發,長出四肢,讓它一天天健壯。”楊麗萍說,“我常常看到自己的作品都覺得吃驚,它怎么這么好?創作的過程非常美好,它不是坐享其成,它讓人激動、振奮,激發身體的活力,身心通透,這就會得到一種美好的感受。”

“我的一切都在我的舞蹈里”

楊麗萍的一生極富傳奇色彩。她從云南小山村里走出來,完全依靠自己的天賦和拼搏,創造出一番天地。當市場經濟的大潮來襲時,她又創辦了民間舞團,自負盈虧,搏殺票房。至今,她的舞蹈團也是國內為數不多能夠持續造血的民間舞團。當然,為了舞蹈她也付出了很多。在采訪中,她不愿意提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故事,但是很愿意分享自己的生命感悟。她感恩今天的所得,珍惜生命,她說,她的一切都在她的舞蹈里。

比如,在舞劇《孔雀之冬》里,有一場兩只孔雀的雙人舞,“這一段講的是孔雀到了暮年,與自己的愛人擦肩而過,再度相遇,但是它很平靜。這是因為到了生命的終極,已經沒有欲望了,它不會再沉迷于凡間的愛恨,它在尋找升華的道路,所以它視而不見。但是,它內心是緬懷的。這是一個很傷感的片段。”對于自己的舞蹈觀眾是否能真的“讀懂”,楊麗萍顯得很豁達,“不同的人看到的東西肯定不一樣。小朋友關心孔雀像不像,還有的觀眾說,楊老師的手真軟。但是,我的心里是明白的。”

“藝術作品一定要豐富多元。你要給觀眾很多的東西,他們自己會去體會。”楊麗萍說。雖然這次受傷帶來了很大不便,也給未來的舞臺表演增加了不確定性,但是楊麗萍還是感恩所遇,哪怕它是一場痛徹心扉的骨折。“感謝傷痛和磨難,它會讓你不斷地戰勝肉體,找到另一種平衡。以前我跳《孔雀之冬》調度很大,滿場飛,現在跳,就是不動,只能簡單地走一走。但是,原地舞蹈也有好處,它更能進入情緒,讓我專注細節。”

更多精選報道盡在深圳新聞網

YG彩票 荆门市 | 赤壁市 | 木里 | 环江 | 昌宁县 | 大庆市 | 龙陵县 | 云龙县 | 廊坊市 | 沈丘县 | 彝良县 | 封丘县 | 井冈山市 | 滦平县 | 民县 | 安顺市 | 嘉鱼县 | 荃湾区 | 铁力市 | 方城县 | 延川县 | 朝阳区 | 普兰店市 | 昌平区 | 探索 | 思南县 | 平阴县 | 龙胜 | 察隅县 | 清新县 | 信阳市 | 贡觉县 | 荔浦县 | 益阳市 | 巴里 | 鹰潭市 | 巴楚县 | 讷河市 | 那坡县 | 彭阳县 | 东港市 | 镇赉县 | 赣榆县 | 岢岚县 | 泽州县 | 天柱县 | 广灵县 | 昌乐县 | 泗洪县 | 旌德县 | 柞水县 | 太湖县 | 衡南县 | 姚安县 | 恩平市 | 商南县 | 枣阳市 | 阳城县 | 城固县 | 桃江县 | 尚义县 | 旅游 | 阿鲁科尔沁旗 | 马公市 | 绥芬河市 | 西昌市 | 锦州市 | 宿松县 | 宁化县 | 分宜县 | 星子县 | 调兵山市 | 永福县 | 沂水县 | 崇阳县 | 朝阳县 | 温宿县 | 龙口市 | 鹤岗市 | 双流县 | 政和县 | 剑河县 | 宝坻区 | 修文县 | 耿马 | 英吉沙县 | 北川 | 信阳市 | 石城县 | 高平市 | 泽库县 | 河池市 | 望奎县 | 沐川县 | 长顺县 | 太湖县 | 孟村 | 崇文区 | 吉安市 | 通山县 | 凤山县 | 蓬溪县 | 尼勒克县 | 福泉市 | 临城县 | 新昌县 | 临高县 | 苗栗市 | 万州区 | 文成县 | 扎赉特旗 | 枝江市 | 汾西县 | 普安县 | 东乌珠穆沁旗 | 盈江县 | 林口县 | 浠水县 | 南丹县 | 剑川县 | 巩留县 | 丘北县 | 北京市 | 甘泉县 | 荣昌县 | 茌平县 | 如东县 | 西乌珠穆沁旗 | 公主岭市 | 大理市 | 建阳市 | 安泽县 | 明溪县 | 农安县 | 五台县 | 柏乡县 | 张家川 | 色达县 | 曲阜市 | 汉川市 | 无为县 | 兰西县 | 喀喇沁旗 | 遵化市 | 娱乐 | 鹤峰县 | 宁波市 | 三原县 | 沈阳市 | 开封县 | 隆德县 | 睢宁县 | 文登市 | 牟定县 | 龙井市 | 清丰县 | 宁津县 | 邹平县 | 宁德市 | 乌审旗 | 双江 | 四会市 | 菏泽市 | 涿鹿县 | 宣恩县 | 深州市 | 卢氏县 | 黔西县 | 承德县 | 丹寨县 | 黄骅市 | 盘山县 | 柳河县 | 普兰店市 | 敦化市 | 简阳市 | 广州市 | 洛宁县 | 衡阳县 | 泗阳县 | 吴旗县 | 新密市 | 南开区 | 绿春县 | 浮梁县 | 岫岩 | 沁源县 | 岑溪市 | 昭通市 | 班戈县 | 麟游县 | 板桥市 | 出国 | 肃南 | 抚远县 | 朝阳市 | 香港 | 榆社县 | 油尖旺区 | 安多县 | 新乡县 | 大城县 | 孟津县 | 甘肃省 | 南昌县 | 新源县 | 济宁市 | 垣曲县 | 桐乡市 | 蚌埠市 | 万宁市 | 巴东县 | 上饶市 | 吉安市 | 井研县 | 仁寿县 | 怀远县 | 宁晋县 | 翼城县 | 通榆县 | 共和县 | 望江县 | 眉山市 | 离岛区 | 阳城县 | 敖汉旗 | 昌图县 | 抚顺市 | 金乡县 | 富顺县 | 夏邑县 | 青浦区 | 酉阳 | 荥阳市 | 襄垣县 | 女性 | 南宫市 | 河间市 | 宜都市 | 崇礼县 | 壤塘县 | 萨迦县 | 海南省 | 女性 | 宁波市 | 临邑县 | 绥宁县 | 嘉善县 | 大宁县 | 潼关县 | 祁东县 |